您好!欢迎你光临那一片芦苇荡_幽幽百灵谷!

体育

I

交友

I

论坛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人间万象>>>健康人生>>>那一片芦苇荡
那一片芦苇荡
发表日期:2006/8/13 22:53:00 出处:自创 作者:蓝馨草 发布人:lxcabc 已被访问 1665

“妈妈,你见过狼吗?”看着电视上《动物世界》中有关“狼”的专题片,儿子突然问我。

“见过。”

“是在电视上见的吗?”

“不是,妈妈是亲眼所见。”

儿子的一句问话,把我的思绪不由地牵引到了那并不遥远的童年,牵引到了那一片芦苇荡……

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农村度过的。那是一个不足百十户人家的村子。一条贯穿南北的乡村土路把村子划分成东西两面,村东头住着村中99%户的人家,而村西头只住着3户人家,我家就是其中一家,而且是最靠近那片由三条路分成三大块的上百亩的芦苇荡(当时我们称它为苇湖。)的一家。

那是个春末夏初的晌午。远房的爷爷开着东风大卡车来到了我家。顿时我家门前热闹起来:父亲和邻居们忙碌地把小猪崽往车上抓,准备拿到农场去卖。突然“吱”的一声尖叫,打断了人们的忙碌。“‘小气蛋’被狼抓走了。”母亲大喊一声,抬眼看去,一匹灰褐色的比狗健壮许多的狼正箭一般向南面的苇湖冲去,而那只可怜的小猪正在它的口中挣扎尖叫,我顿时泪水滂沱,要知道那小猪可是我的最爱。由于它天生屁股后面生有一个气蛋,所以就叫它“小气蛋”,但它长得圆润可爱,并且喜欢和人亲近,所以母亲决定这次不卖它,要它和我们做伴。但是……

泪眼中看见父亲和邻居早已向着那匹狼跑去的方向紧追而去,但眼望着狼跑到南面的渠道边时,把猪放下又换了个口重新叼起消失在了芦苇荡中。追逐的人们停了下来,据说被狼抓住的东西就怕它再次换口叼起,那样是必死无疑,所以再追也没用。失去了小猪,当时确实在我心中成为了一个最深的痛。

自那以后,母亲常会向我们讲起她的一个梦境:狼从我们身边走过,母亲不停地呼唤我们赶快离开,但我却纹丝不动,还不停地告诉母亲那是一条狗。也正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注意到养了一百多只羊的邻居家院墙上用白石灰画成一个个2米见方的圆圈是为了吓狼的;邻居那每晚打着手电,站在羊圈墙发出“嗷……呜……”的叫声是为了赶狼的。从此母亲便不再让我们兄妹独自一人靠近那片芦苇荡。

但那片芦苇荡的诱惑在年少的我们心中远比那狼带来的恐惧大出许多。那里的每一棵小草,每一只小虫,甚至每一声鸟叫都牵引着我们的脚步。

当第一缕春风送来芦苇荡清新的泥土气息时,我们的脚步早已踏入了那片乐土。在最南面的那片芦苇荡中有一个高起的沙丘,小伙伴们踩着蒲草的根,趔趄地穿过那片略干的沼泽地就来到了那块沙丘——我们的乐园,生命的绿洲。沙丘周围遍布着沙棘和红柳,沙丘上长满了沙葱和不知名的花花草草。一到目的地,伙伴们就开始行动起来:把从家中带来的土豆先放在朝阴的地方。年龄大的开始用手挖坑,捡沙砾;年龄小的就去拾柴草。不一会儿柴草已备齐,而大哥哥们的“宝塔”也修好了(宝塔是在所挖坑的上方由一块快的沙砾垒成佛塔形状而成的,中间是空心的。)。随着一声“点火!”柴草已放入了坑中,熊熊的大火燃烧起来,要不了多久那些沙砾就会被烤成了红褐色,“放土豆!”大哥一声令下,土豆咕噜噜地都滚进了火坑,然后用块大石头在“宝塔”上方一砸,那“宝塔”便轰然倒塌,全都覆盖在了土豆之上。然后伙伴们便各自散去。大多时候是男孩子进了苇塘,女孩子站在岸边,心中生出几多羡慕:要是自己是个男孩多好,就可以和那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水鸟亲密接触了。早生的小鸟穿梭在芦苇荡之中,一会儿伸出好奇的小脑袋张望一下,胆大的就悠闲地游到我们的身边睁着黑油油的小眼珠看着我们,时不时的用小嘴梳理着羽毛,当我们的小手将要碰触到它的羽毛时,它便“嗖”地一下子游到了苇塘里,但过不了多久,它又会来到我们身边,似乎在有意和我们做游戏。进入苇塘的男孩子一会儿就掘出了很多芦苇根送到了我们面前,而没进入苇塘的男孩子会拔回成把的芨芨草根,这些根都很甜,在那个比较贫穷的年代糖是很少见的,我们就权且把这些根当作糖来享用。

半个小时过去,土豆也早已烤熟,大哥哥们便三下五除二地扒开了上面的土,那烤得黄澄澄的土豆便呈现在我们面前,大哥给每人分一个,吃着土豆,咀嚼着甜根,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

阳光越来越烈,炙烤着我们的皮肤,似乎可以晒出油来,但炎热夏天的到来并没有挡住我们迈向芦苇荡的脚步。那大大的喇叭花在召唤着我们;(至今还觉得很奇怪:儿时见到的喇叭花无论从颜色和大小都比现在种的牵牛花多出许多,大出许多。)那串串的羊豆角角在吸引着我们。(那是一种长得极像羊角的植物果实,吃起来甜丝丝的,吃多了会上火。但我们宁愿拨羊豆角角时指甲缝裂口,吃羊豆角角时嘴角起泡,却还是乐此不疲。)

当母亲下班回家时带回第一颗野石榴,第一粒沙枣时,我们就知道秋天来了,这时我们会结伴来到苇塘,躺在沙丘上向南飞的大雁招手,向瓦蓝瓦蓝的天空张望,看着那雪白的云朵,一时疑心是谁把棉花挂在了天上。

呼呼的一夜北风过后,冬天降临到了芦苇荡。寒冷的冬季带不走孩子们的欢乐,相反却给这片芦苇荡平添许多生机。

只要是没风的日子,村里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来到这片芦苇荡中玩耍、嬉戏。芦苇荡中又是另一番景象:映着暖暖的冬日,结冰的湖面像镜子一般闪烁着银光,有时从不同的角度看去,甚至可以看到七彩的光芒。厚实的冰层成了孩子们天然的滑冰场。伙伴们在冰面上“赶牛牛”(一种陀螺,用鞭子抽打它,看谁的转得快,谁的转得时间久)、堆雪人、滑冰,忙得不亦乐乎。每逢这时,平日里严肃的父亲总会为我们兄妹三人赶制出一副爬犁。而我们自会得意地把爬犁拉到苇塘上方的滑雪场(苇塘的东面有一个天然的斜坡,有百米之长。)顺着坡势急速下滑,即使摔得头破血流,也再所不惜。而那没有爬犁的伙伴就以棉鞋作为冰刀,鞋帮滑作了鞋底还浑然不知。孩子们追逐着、打闹着、嬉笑着,整个芦苇荡的上空播撒着快乐的种子,顷刻之间弥漫到整个村落。

时间飞逝,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业的加重,我渐渐远离了那片乐土。而我家也从我考上学后不久搬离了那个地方。以后便是上学,工作。只是偶尔会从母亲的口中得知那片芦苇荡被挖了三条很深的排碱渠,苇塘中的水已不复存在。又过了几年听母亲说那片芦苇荡已成了枸杞种植基地……

但我一直无暇探望那片乐土。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带学生去植树,恰巧经过那里。排排整齐的砖房取代了那矮小破旧的土屋;块块长势喜人的枸杞地占据了那原本水草丰茂的苇塘。站在那里,我真正体会到了事过境迁的确切含义。“老师,快走呀!”学生的催促声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我分明感觉到那空气中饱含着一种奇异的味道,那清新的泥土气息哪里去了?

“妈妈,你真见过狼?”儿子满眼的怀疑,“我也见过,去年你带我到动物园见的呀。你是不是在给我讲故事呢,电视上看到的吧?”面对儿子的问题我不由地感慨万千。仿佛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只是海市蜃楼,那么的遥远,那么的虚幻。

是呀,我能带着儿子重游故地,去见证我说的一切吗?我不能!那芦苇荡如今何在?那连野鸭都见不到的地方,更何谈狼的存在!我的童年乐土却成了今日儿子眼中的海市蜃楼,会不会今日儿子眼中的一切又成为明天孩子们眼中的海市蜃楼呢?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幽幽百灵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请在留言板上留言 联系人:blyj902、百*灵

琼icp备09005167